上海兰公馆养老院
高端养老院价格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医院简介 / Hospital introduction

高端养老院价格

上海虹口区兰公馆养老院建于2004年,是虹口区一所高端养老院,馆秉承以人为本,关爱奉献的精神,建立了医疗、康复、健康教育、文化娱乐、餐饮服务等专业化、个性化服务的服务模式,是老年宜居之家...[详细]

高端养老院价格

医生团队 / 一对一亲诊

  • 上海兰公馆养老院
点击咨询 预约医生

挂号平台 / Booking platform

上海兰公馆养老院

打开准入大门让民办养老顺利落地

发布时间:2019-01-09 14:19

  民政部近日下发通知,明确规定各级民政部门不再受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请。

兰公馆养老院
 
 
  新政将对养老院的发展产生哪些影响?如何协调公共资源与社会力量在养老服务领域的平衡分配?前置性行政审批制度的下放是否实质性降低了养老机构的“准入门槛”?
 
  对此,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邀请相关专业人士进行解读。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郑文平讲师认为,“取消审批权限体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题中之义”。他表示,当下社会健康管理相关领域的审批制度已经无法匹配中国老龄化的加速趋势。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实际需求,就必须加快供给侧改革,推动社会资本进入该领域,增加养老服务供给,丰富养老服务内容,以满足人民群众差异化的养老服务需求。
 
  从公共财政角度来看,养老院的申请制改革可以有效减缓财政资金对公立养老服务的投入压力,郑文平说:“养老服务组合拳的创新,一是可以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对社会资本的杠杆效应,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二是改良了财政资金对养老服务的投入比例,可以和社会资本良性互动,有利于形成功能完整、多层次化发展、更具市场效应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
 
  郑文平强调,前置性行政审批权限的下放,体现了在经济升级转型期间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协调发展。“社会分担了公共领域的资源性压力,政府接下来更多是进行质量接管,只有这样政府相关部门才能充分发挥市场的积极作用,促进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审批权限的下放,在行政管理层面,无疑打开了准入大门,让更多的社会资本有机会、有平台去服务大众,但目前民办养老仍面临实际困难。鹤童公益养老集团董事长方嘉珂表示:“前置性行政审批在许多公共服务领域已经放开,作为政府‘放管服’改革的主线,民政部下放审批权限是大势所趋。但新政的激励效果如何,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取决于民办养老院的‘隐形门槛’是否降低。”
 
  “2017年,天津市几乎没有新的民办养老院通过审批,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消防安全不达标。”方嘉珂介绍,不仅在养老领域,教育、医疗、餐饮业的发展面临同样难题。目前《消防法》的高标准、高要求,对比企业机构的设立、选址、前期成本投入,仍有实际性困难。
 
  “消防审核的严格限制,其出发点是毋庸置疑的,但也希望相关部门设身处地考虑企业实际困难,制定多维度考核标准,为企业选址缺陷提供可行性解决方案。”方嘉珂表示,许多准备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民办企业都有此诉求,希望有关部门参照国外优秀的消防管理经验,制定柔性管理政策,为民办养老提供顺利落地发展的良好环境。
 
  
上一篇:国家新颖的养老方式来了,不需要送老人进养老院,也不需要请保姆
下一篇:虹口区养老院爱心演出,共庆老人生日

推荐阅读